印度抗疫亟需国际社会务实援助(环球热点)

文章正文
2021-05-22 19:58

  图为5月15日在印度海得拉巴拍摄的宵禁下空空荡荡的街头。
  新华社发

  新冠肺炎疫情阴霾持续笼罩印度。

  印度首都新德里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5月16日宣布,将新德里目前采取的“封城”措施再延长一周至5月24日。这是新德里第四次延长“封城”措施。15日,西孟加拉邦政府宣布,从5月16日至30日实施全面防疫封锁措施,以遏制疫情蔓延。

  

  变异病毒席卷印度

  当地时间5月15日,印度西孟加拉邦政府首席秘书阿拉潘·班迪帕德帕伊表示,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从5月16日6时至30日18时,西孟加拉邦所有办公室、学校、商场、酒吧、体育馆和美容院将关闭,禁止私人车辆、出租车、公共汽车、地铁和火车通行。

  据悉,随着印度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急剧恶化,首都新德里、马哈拉施特拉邦、北方邦、拉贾斯坦邦等印度全国多数地区已实施类似的防疫封锁措施。其中,新德里自4月19日开始实施全城封锁之后,分别在4月25日、5月1日、5月9日和5月16日四次宣布延长封锁。

  印度总理莫迪近日表示,印度政府正处于“战时状态”,努力遏制新冠变异病毒毒株B.1.617的传播。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毒株正在席卷印度全国。

  印度卫生部5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较前一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逾31万例,累计确诊逾2468万例;新增死亡病例4077例,累计死亡27万余例。虽然近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有所下降,但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连续多天超30万例,日增死亡病例连续多天超4000例。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5月16日9时,印度最近一周新增确诊病例数逾248万,仍是全球唯一一个周增确诊超百万例的国家。

  还有分析指出,不同于第一波疫情中受冲击的大部分为底层民众,目前正在印度蔓延的第二波疫情体现出对社会各阶层的“无差别攻击”。

  “此前疫情主要发生在印度的低收入阶层,包括一些贫民窟,而这波疫情正向新德里、北方邦等地的中产阶层蔓延,这部分人群在印度国内乃至全球范围的流动性更强,因而引起更多关注与警惕。”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韩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中国援助实实在在

  印度这波疫情快速蔓延之后,患者数量急剧增长,多地重症病床、氧气和药品等医疗资源告急。作为近邻的中国是印度此轮疫情暴发后最早提出支持和帮助的国家之一,也是付诸实际行动最早的国家之一。

  4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印度总理莫迪致慰问电,表示中方愿同印方加强抗疫合作,向印方提供支持和帮助。

  同一天,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同印度外长苏杰生通电话时表示,中方愿根据印方需求采取以下措施:一是继续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加快生产并向印方提供抗疫物资。二是为印方采购抗疫物资提供通关和运输便利。三是组织两国卫生防疫专家举行视频交流,分享抗疫经验和有效做法。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近日表示,印度发生新一轮疫情以来,中国一直鼓励和指导中国的企业积极配合,为印方采购各类所需的防疫物资提供便利。4月,中方累计向印度出口呼吸机和制氧机2.6万余台、监护仪1.5万多台、医药材以及药品近3800吨。同时,中方有关企业接到印度制氧机订单已超过7万台,正在加紧生产,争取尽快交付。印方对生产疫苗的原辅料供需也非常旺盛,今年以来中方有关企业已经向他们提供了超过10吨,还有20吨订单预计很快将交货。

  “无论中国政府还是民间都给予印度很多实实在在的抗疫援助与支持,包括物资生产、物流协助等。”北京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姜景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印互为邻国,唇齿相依,同时又是两个人口大国。面对印度疫情,中国能够放下历史包袱,给予大力支持,展现出中国人民的大爱与中国政府的担当。

  谈及印度国内近期出现的个别曲解甚至抹黑中国抗疫援助的声音,姜景奎认为,这些极少数的杂音不能等同于印度国内的主流民意。“我们还需加强两国之间的交流与理解,也呼吁印度政府及精英阶层正确看待并处理两国关系,理解中国的善意。”

  西方国家“塑料友情”

  美国白宫4月30日宣布,自5月4日起对印度实行旅行限制措施。当天,澳大利亚政府也宣布,从5月3日起暂时禁止14天内到过印度的人员入境,这项“禁入令”在澳大利亚国内引发议会议员、社会团体和民众的强烈批评。

  有分析指出,印度疫情发生之后,尽管美日澳都曾承诺提供援助,但美国政府关键时候“卡脖子”,禁止防疫物资和疫苗原料及设备的出口,表示要“与印度人民站在一起”的澳大利亚以及日本也都选择了作壁上观。

  “西方国家的行动与其言语是不合拍的。尽管它们声称和印度站在一起,但事实上却口惠而实不至,并未给印度提供其真正所需的抗疫帮助。例如,目前印度迫切需要的是生产疫苗的原辅料,但西方国家始终未在这方面松口。”韩华说。

  姜景奎也认为,印度疫情暴露出美西方的自私虚伪及其与印度的“塑料友情”。“此前,印度疫情不那么严重时,美西方就曾撺掇印度搞‘疫苗外交’,还想拉拢印度建‘抗疫小圈子’。然而印度疫情发生之后,这些国家相继暂停航路、取消访问,表现令人唏嘘。其实,即便是和平发展时期,印度和西方国家处在不同发展阶段,价值观存在巨大差异,印度无法真正从西方发展中获益。”姜景奎说。

  针对美国政府近日宣布放弃疫苗专利的表态,印度制药企业西普拉医药公司执行总裁沃赫拉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全球面临新冠疫苗严重短缺问题的情况下,放弃疫苗的知识产权无法解决“最紧迫的问题”。他认为,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两个问题,一是需要为数百万人接种疫苗,二是能长期获取疫苗。

  如今,印度疫情外溢影响持续显现,尼泊尔、斯里兰卡、越南、柬埔寨、泰国和埃及等国都出现了感染和住院高峰,加速印度疫情蔓延的变异新冠病毒B.1.617已扩散至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日前表示,印度疫情仍然令人担忧。

  “当前,印度需要国际社会给予两方面帮助,一是针对其国内疫情派遣专家,进行科学防治;二是提供用于防疫、治疗、生存等各方面的物资。”姜景奎指出,只有具体务实的行动才能帮助印度尽快遏制疫情。

(责编:郝江震、岳弘彬)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